绥化在线,绥化新闻网,绥化信息网,绥化信息港,绥化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绥化地图 >

有故事的街区不会因“网红”离去而失色

时间:2018-01-14 01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东方网-上海频道-有故事的街区不会因“网红”离去而失色-网红 简餐店 WIFY 永康路 手机地图

  

  武康路上梧桐成荫、洋房林立,吸引新人拍摄婚纱照。均本报记者蒋迪雯摄

  进入4月,当喜茶、鲍师傅和各种新奇口味的青团成为上海滩“新****网红美食”时,曾最早掀起“网红”热潮的“网红**淇淋”WIYF (WhatIsYourFlavor)却门窗紧闭。

  随着知名面包店Farine被曝使用过期面粉而被监管部门要求**停营业,同属一个**国老板、同处武康路的WIYF以及另外两家餐厅Grains和Rachel’s也同样闭门谢客,昔日武康路上为了一个**淇淋而大排长龙的场景不复存在。

  “网红”离去,原来的高人气会跟着消散吗?记者日前在武康路、永康路进行探访,发现一条道路经济价值被提升后,所带来变化仍不断延续着。

  “网红”并非不可替代的

  武康路看似是因“网红”炒热的,但是道路经济价值提升后,这波“网红”走了,还会有其他店铺进驻成为新“网红”。

  艳阳高照的初春假期,武康庭1楼的餐厅酒吧PISTACCHIO店内外人头攒动,餐厅外的露天座位几近满座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隔壁Farine,这家武康路上曾经的“网红”因触犯食品安全底线被要求停业整顿,店铺已被隔板包裹得严严实实。但记者发现,即便如此,仍有老外捧着手机地图慕名而来,看到闭店后在店外迟疑片刻,转而原路返回。

  在WIYF门口,售卖**淇淋的窗口和简餐店Grains的大门双双紧闭,Grains原本敞开式的窗户也全部合上。虽然透过窗户缝隙,可以看到店内桌椅并未搬走,但店门口已贴出告示,“近期**停营业”。

  对于Farine的今昔对比,感受最明显的无疑是一墙之隔的PISTACCHIO。该店店员说,起初Farine的顾客以老外居多,去年初开始,排队人数明显增多,且以中国面孔为主。无论是Farine还是PISTACCHIO,天气晴好时,双休日下午5时前,两家店都一直保持满座,工作日下午也能保持高上座率。

  该店员表示,Farine**停营业后,两周来并未感受到武康路人气有所减弱。这位店员认为,武康路的客流更多来自道路本身,包括武康庭在内的一众历史建筑才是吸引大家的原因。“你知道这里有多少名人故居吗?大家都是奔着这些建筑来的,不是专程来吃面包的。”

  认为“网红”并非不可替代的还**诟浇ぷ鞯陌琢臁T谛斯纺惩蹲使芾****工作的曾小姐说,她平时和同事经常买Farine招待朋友,****有重要客户来访需要“高大上”的下午茶,Farine也是首选。当得知自己经常食用的品牌居然使用过期面粉,曾小姐说:“整个办公室都很震惊,感到很恶心!”

  武康路上其他店铺的经营者如何看待身边的“网红”们?“网红**淇淋”正对面名为“意索”的眼镜店里,店员郑小姐过去一年多来几乎每天都在“围观”街对面的排队盛况。她说,“网红”的确为武康路带来客流,一些组团排队买**淇淋的顾客会交替排队,来眼镜店闲逛,但这些顾客消费能力有高有低,与眼镜的消费群仅有部分重叠,因此很难说“网红”带来的客流会直接转化为其他店铺的消费流。

  同样,当WIFY与相邻的两家“网红系”餐厅Grains以及Rachel’s同时闭店后,天气晴好时,郑小姐能明显感觉到门前客流变少,双休日和下雨天则变化不大,很难说“网红”停业对周边店铺的生意是否会有影响。“武康路看似是因‘网红’炒热的,但是道路经济价值提升后,这波“网红”走了,还会有其他店铺进驻成为新‘网红’。”

  商业“嵌入”历史风貌区

  适当的商业嵌入,丰富了武康路的内涵,也不令人感到突兀。除名人故居之外,如今的“多元”和“未知”也带来新的灵气。

  事实上,“网红”并不是武康路的唯一商业标签。2007年,徐汇区政府曾对武康路开展过一轮保护**综合整治,包括对道路、建筑的修复以及对沿街业态进行调整。2010年上海世**会后,武康路由一条单纯的风貌保护道路,逐渐成为一条“旅游景观道”,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类商业载体进驻。此后,人们反复探讨,历史街区该不该引入商业,商业如何激发街区活力而不是侵蚀历史风貌。

  即便是在声名显赫的衡复历史风貌区,武康路也称得上是一条特别的马路。建于上世纪初的武康路,是上海区域城市化进程的一段缩影。在这里,人们能看到西班牙式、英国乡村别墅式、装饰艺术派与现代式以及**国文艺复兴式样的各类建筑,这是上海近现代建筑的一座“活着的**物馆”。

  这条路上还有醇厚的人文历史。巴金故居位于武康路113号,在这里,巴金先生度过半个世纪的岁月,并完成被海内外文学界称为“一部说真话的大书”《随想录》。此外,邓小平、陈毅、黄兴都曾在此居住。1936年,李石曾、蔡元培、张静江在武康路上创办了上海世界小学。

  正因为有故事,进行商业探索才更步步为营。巴金故居保安队长朱先生说,早些年武康路上还以服装店、饰品店居多,近两年新开了三四家**店,装修特别精致,不少游客路过都会拍照。再加上“网红**淇淋”等有噱头的新店,逐步形成今天的气候。

  这些商业探索,后来均得到认可。很大一方面原因是,武康路进驻的商业并未改变历史街区的文化风貌,而是同街区风格寻求适配。曾主持武康路道路保护**整治工作的同济大学教授沙永杰表示,虽然历史街区不是城市“创新”的主要空间,但不能保守地限**街区更新发展的潜力。因此,今天的武康路街道空间多样、建筑材质丰富;围墙不再是单调的白,而是简约的复古风;店招牌经统一设计,哪怕是小小的五金店或是贴满租赁广告的房产中介,也像是半隐在路上。正是这种“嵌入”街区的商业,才不令人感到突兀。

  同时,适当的商业嵌入,亦在丰富武康路的内涵。这条路之所以令中外游客眼前一亮,除名人故居密布之外,如今的“多元”和“未知”也带来新的灵气。

  郑小姐直言,武康路的消费流不确定**太大,每当周边艺术机构有展览,或是安福路话剧艺术中心有重磅话剧上演,都会为武康路带来大客流。“天气好时路上可能空无一人,刮风下雨时也可能涌进一大拨人……关键是,你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,会踏进哪些店铺。”

  吸引自身需要的消费流

  一两家“网红美食”倒下,并不会阻止人们继续涌入。但随着“网红经济”红利退去,武康路如何吸引消费流,才是更大的考验。

  人与街区的关系实则是相互认识、相互适应的过程。尤其在历史街区,从暮气沉沉到充满人的气息,商业一直是聚拢人气的重要因素。

  不过,历史街区引入商业的问题,近年始终争议不断。商业设施进驻,无疑会打破老马路“四平八稳”的气质。这是利大于弊,还是弊大于利?

  来看看比武康路更早成为“网红”的永康路。同样在徐汇区,同样饱受商业调整困扰,这条曾经风光一时的“酒吧街”眼下正经历转型“阵痛”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